名曲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名曲欣赏 >> 正文
《流浪者》 海菲茨版
2013-1-31

 

 

    雅沙·海菲茨出生于190122日,他的家乡是当时俄国的维尔纽斯。同许多伟大的艺术家一样,海菲茨也是一位出生和居住在俄国的犹太人。也许是命运安排的缘故,海菲茨的父亲也是一位狂热的小提琴手,他曾在当地的歌剧院中担任过小提琴演奏员,正是因为如此,海菲茨从一生下来就伴随着小提琴的声音长大。三岁时,对音乐已经有了强烈兴趣的海菲茨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小提琴,然而这种教学关系仅仅维持了两年左右,便以父亲无法再教下去而告终。琴技进展神速的海菲茨简直使他的父亲惊讶得目瞪口呆,他深深地感觉到,这个孩子身上所具有的天才是不同寻常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不能再耽误地了,于是,五岁的海菲茨便被父亲设法送进了维尔纽斯音乐学院,拜在了当地著名的小提琴教授埃利阿斯·马尔金的门下。接受了正规的教育之后,海菲茨的演奏才能显露得更加惊人了,他以极快的进步速度使得他周围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当他只有七岁时,在一次观众达上千人的公开音乐会上便以令人心服口服的技艺,极为精彩地演奏了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此次绝妙的演奏,成为海菲茨幼年成名的重要标志,从此以后,小提琴神童的帽子便顺理成章地戴在了海菲茨的头上。
  海菲茨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小提琴演奏大师早已盖棺定论了,但若谈起他对20世纪小提琴演奏艺术发展所产生出的影响,就不是一句话能够说明白的了。总之,不管人们主动认为还是被动承认,他的演奏艺术都已成为了20世纪小提琴演奏艺术中的杰出代表,无论是与他同时代的小提琴家们,还是后辈的小提琴家们,都不约而同地从他的演奏艺术中吸取了许多精华成分,至于以帕尔曼为首的现代小提琴家们,就更是这种典型代表艺术的直接受益者和传播者了。
  海菲茨是一位有着高度修养和掌握着全面演奏风格的艺术家,他一生演奏了几乎所有的古今小提琴作品,能够随时随地背奏出数十部高雅的小提琴协奏曲及其它形式的小提琴作品。他练琴极为刻苦,而且几十年来从不间断,对待他所崇敬和热爱的经典作品,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推敲,反复改进,直到找到了理想的处理方法为止。而对待20世纪的现代作品,她也总是抱着极大的兴起去学习和研究,为此,英国著名作曲家沃尔顿曾把自己创作的那首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题献给了海菲茨。
  一般来说,一个人想要成为知名的小提琴家,虽然很难但却并不是办不到的,然而要想成为人人将其树为楷模的小提琴家中的大师,就绝非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这样的辉煌巨星,在20世纪中恐怕只有海菲茨一人能够称职,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将海菲茨称作是“20世纪的帕格尼尼的原因了。
 
  1987年,海菲茨以86岁的高龄离开了人世。他去世以后,全世界的舆论界都纷纷发表了对他的高度评价和对他辞世所表现出的极度惋惜。记得小提琴家帕尔曼的话说得十分恰如其分,他说:海菲茨的逝世象征着小提琴演奏艺术中一个时代的结束,这种巨大的损失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是的,这位被小提琴家亨利克·谢林称之为现代小提琴之王的伟大传奇人物,的确是整个20世纪小提琴演奏艺术中的光辉典范,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中最使人怀念的音乐巨人。

 

 

 《萨拉萨蒂流浪者之歌》,又名《吉普赛之歌》,小提琴独奏曲中不朽的名篇。萨拉萨蒂的作品自始至终十分讲究效果和技巧,都是纯粹的小提琴作品。这一首乐曲是萨拉萨蒂所有作品中最为世人所熟悉的名作,它那回肠荡气的伤感色彩与艰涩深奥的小提琴技巧所交织出来的绚烂效果,任何人听后都会心荡神驰不已。
  吉普赛民族在世界上分布广泛,但都是从不定居的流浪民族,世世代代过着清苦而又饱受歧视的生活,但这个民族活泼、乐观、能歌善舞。作者萨拉萨蒂运用十分恰当的手笔描写了这一民族性格的几个侧面,并使小提琴的旋律性与技巧性得到相当完美的结合。本曲中的管弦乐伴奏部分,也是作者亲自编配的。

  全曲共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中板,C小调,4/4拍子。由强而有力的管弦乐齐奏作为开始,然后主奏小提琴奏出充满忧伤的旋律(片段1)。这一部分很短,只是全曲的引子。

  第二部分:缓板,由小提琴奏出新的旋律,是一种美丽的忧郁(片段2),以变奏和反复做技巧性极强的发展,轻巧的泛音和华丽的左手拨弦显示出这一主题的丰富内涵。在这部分,管弦乐并不太明显,始终是以小提琴的轻柔旋律为主题。

  第三部分:稍为缓慢的缓板,2/4拍子。小提琴装上弱音器,"极有表情地"奏出充满感伤情调的旋律,悲伤的情绪达到极点(片段3)。这一旋律广为人知。

  第四部分:2/4拍子,急变为极快的快板, 有与第二、三部分形成明显对比的豪迈性,反映出吉普赛民族性格的另一面--能歌善舞。以管弦乐的强奏作为先导,小提琴演奏出十分欢快的旋律,右手的快速拨奏与高音区的滑奏无比欢愉(片段4;这一旋律告一段落后,又用小提琴的拨奏开始新的旋律,接着是由十六分音符的断奏所构成的像游丝般的旋律,充满舞蹈气氛;然后以更具技巧性的拨奏再现第四部分的最初部分,逐渐朝气蓬勃地趋于高/潮,最后像闪电般结束乐曲。

  这里选录的是当代世界著名小提琴家帕尔曼演奏和詹姆斯·列文指挥的录像版本(Itzhak Perlman and James Levine collaborate for an outstanding rendition of Sarasate's virtuosic fiddle showpiece)

Zigeuner Weisen,《吉普赛之歌》,也称流浪者之歌,小提琴独奏曲中不朽的名篇。萨拉萨蒂的作品自始至终十分讲究效果和技巧,都是纯粹的小提琴作品。这一首乐曲是萨拉萨蒂所有作品中最为世人所熟悉的名作,它那回肠荡气的伤感色彩与艰涩深奥的小提琴技巧所交织出来的绚烂效果,任何人听后都会心荡神驰不已。
  吉普赛民族在世界上分布广泛,但都是从不定居的流浪民族,世世代代过着清苦而又饱受歧视的生活,但这个民族活泼、乐观、能歌善舞。萨拉萨蒂运用十分恰当的手笔描写了这一民族性格的几个侧面,并使小提琴的旋律性与技巧性得到相当完美的结合。本曲中的管弦乐伴奏部分,也是作者亲自编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