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老料做出中国斯特拉迪瓦里---音乐周报
2015-11-18


今年春天,法国苏富比的一把斯特拉迪瓦里中提琴拍出了4500万美元的天价。不仅意大利三大家族制作的古董名琴价格在飞速上涨,即便是当代欧洲制琴家的作品,价格也在一路飙升,动辄十几万美元。


是不是只有欧洲人才能做出好琴?其实,经过五、六十年的积淀,中国的能工巧匠们以其智慧与耐心,不断地挖掘出本土的上好材料,以纯手工制作工艺,打磨出越来越多性价比更高的好琴。

 

百年老房柁 是最好的制琴料

 

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国第一位获得世界制琴金奖的大师戴洪祥就已经发现,提琴的木料好,音色就一定好。


由于木头的声学性能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提琴的声学品质——木头在采伐以后的300年内会越来越好,其内部化学结构的变化越来越适合演奏,因此,意大利三大制琴家族所选用的材料都是经过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岁月沉淀的老木头。当代的新木料必须经过20年至30年自然干燥,其木质纤维管状细胞结构才会趋于稳定,从而保证琴的音色。好比葡萄酒,经过常年的不断发酵、醇化,口感才会从生涩强劲转化为柔和优雅。如果用人工火烤的方法快速干燥,将会破坏木头的内部结构、直接影响琴的音色。 好木料成为制琴大师追寻的目标。戴洪祥的弟子宋茂林曾经在全国各地寻找好木料,他在新疆的原始森林里挑选的千年云杉多数有罕见的美丽花纹,用其做面板横纵振动频率接近完美;在四川的深山里,为了找到拥有独特炫目花纹的优质枫木作背板,他不慎摔到山谷里磕掉了满口牙。


在上世纪80年代初,宋茂林偶然发现了一些袁世凯兵营古建筑里拆下来的老云杉料房柁,这些经过百年沧桑的云杉仍然散发着芳香,他试着制作了两把中提琴,其中一把由中央音乐学院学生马莎使用,她用这把琴参加了2001年3月哈萨克斯坦国际弦乐比赛,获得了第三名,同时获奖的俄罗斯选手使用的是价值20万美元的德国提琴,但评委和中央音乐学院的王昌海教授一致认为,马莎使用的琴的三、四弦音色深度更强一些,具有国际级的品质。


而后,宋茂林又收藏了康熙年间的一些古建筑拆下的老房柁,用来制作提琴面板。在美国底特律的博物馆里,他演奏了一把馆藏斯特拉迪瓦里名琴后发现,用老房柁做面板的提琴,其三弦、四弦的音色最接近这把世界名琴,从而对老房柁更具有信心。意大利著名提琴制作评委卡尔利·维多利也鉴定称,宋茂林采用的木料是当今世界最好的制琴木料。

老油漆润出完美音色


著名提琴制作大师郑荃介绍,斯特拉迪瓦里的名琴之所以无与伦比,除了选用好木料以及演奏者的不断演奏外,它的油漆也经历了三、四百年的自然氧化,虽然斑驳,但与提琴的板材经过多年结合与氧化,已经使提琴达到了最佳状态。


国内的制琴师也在不断寻找好油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宋茂林尝试使用早年间积累、由提琴油漆大师田云龙自主研发、保存约20年的老油漆,其面板采用老房柁,发现它们的音色果然更佳,是多年来制作出的最高水平的提琴,并且四弦的音色更加接近斯特拉迪瓦里的名琴。


“好的提琴一定要使用老漆、好漆,最近,我们发现了我国南方特有的一种纯天然油漆,它是树上长的,没有任何有害化学成分,对人体非常安全。”北京森林提琴乐器公司董事长宋洋说,希望将环保技术与天然漆应用到制琴工艺中,使制琴人、拉琴人不再受到危害。 中国的斯特拉迪瓦里 有了好漆、好木料,还需要严格的制作工艺。一把小提琴由70个零件组成,手工制作工序包括选料、拼板、刮板、音孔音梁、合琴、随琴、刻头、装头、油漆、装配等300多道大大小小的工序,每个环节都需要精细的尺寸与打磨,如果其中一道工序出现问题,后续就很难顺利进行。


宋茂林和他的徒弟们按照斯特拉迪瓦里的原始模具宝典所规定的尺寸与工艺流程制作,不允许有丝毫偏差,做坏的提琴将被烧毁。据介绍,这本宝典是他早年花重金买到的,一直被视为提琴制作家的“圣经”,全球只发行100本。


2007年,斯特拉迪瓦里名琴油漆的复原者、韩国的油漆大师Andrew Bang从意大利、德国、中国收集了几把白胚琴,用他自己研制的油漆上漆之后,特地带着这几把琴参加在日本举办的世界级提琴音色鉴赏会,鉴赏的结果大大出乎意料:他选送的中国制琴家宋茂林做的老房柁提琴最接近斯特拉迪瓦里原琴音色。目前,这把琴与意大利名琴一起陈列在Andrew Bang在韩国的个人博物馆里,标价已上千万。由此,宋茂林在业内被称为“中国的斯特拉迪瓦里”。


经过几十年的摸索,宋茂林对制琴工艺的一些环节做了改良,比如,为了避免木板从模具中取出时被损坏,特别采用中国建筑中特有的榫卯结构,给模具设计了精巧的活动开关,可以自如地放入或取出木板;同时吸收了老师戴洪祥的实践经验,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全套纯手工制琴工艺,成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徐丽梅-------摘自《音乐周报》